首頁 > 海外媒體看中國 > 正文

美媒 澳大利亞體會到多么依賴中國

彭博社2月27日報道,原題:世界上最依賴中國的經濟體仍未從病毒沖擊波中回過神來  新冠病毒打擊暴露澳大利亞對中國非同尋常的經濟依賴度,并重燃澳是否過于依賴亞洲巨人的爭議。這種依賴已在西澳大利亞沿海小鎮杰拉爾頓顯露無遺。今年春節前夕——傳統上的生意興隆期,疫情“封鎖”把這里的捕撈船隊困在碼頭內。當地漁民合作社負責人拉特估計,從那時到3月底,龍蝦的正常捕撈量應接近200萬公斤。但今年,船長、水手、卡車司機、出口包裝工幾乎沒活干,收入就更少了。“停止捕撈還是頭一遭”,他如是說。報道如下:

澳是發達世界中最依賴中國的經濟體,約1/3出口流向那里。中國公民約占在澳外國留學生的38%和外國游客的15%。“本來很多人擔心(兩國)政治緊張在接受考驗,但這卻是一場健康危機的后果”,澳大利亞洛伊國際政策研究所高級研究員麥克格雷格說,“我們將看看澳大利亞的經濟如何頂住。”

一船蜂蜜也正凸顯相關影響。澳企伊弗投資去年12月與中國經銷商簽訂有機蜂蜜交易。現在,運載著該訂單蜂蜜的集裝箱船滯留于悉尼碼頭,等待來自目的地上海的批準。與許多澳商一樣,他們仍堅信2500萬人口的澳大利亞能從14億中國人的需求商機中獲得巨大回報。

在澳經營叢林旅行業務的沃德沃說,疫情沖擊波的疊加效應令他們束手無策,“不僅影響到旅游業,溢出效應還影響到零售、交通運輸等更多行業。”他家經營的企業已縮短200余名員工的工作時間。

作為澳第四大出口行業的教育也受到沖擊。不但澳高校手忙腳亂,中國學生不再出現,還會對當地的食宿提供商、餐館等商家產生漣漪沖擊。澳零售業巨頭也都面臨潛在庫存短缺。中國是電腦、家具等眾多產品的關鍵來源地。沒任何其他國家能輕松填補中國(供應商)的空缺。

澳央行稱疫情對中國經濟和國際貿易流動帶來短期風險,因此給澳經濟帶來風險。標普全球評級表示,澳正面臨新冠病毒“對(經濟)增長的切實打擊”,并因此將對澳GDP增速預測值調低0.5個百分點。早在疫情前,澳政府就試圖與印尼、歐盟、英美、日韓等達成一系列協定,以實現出口多樣化。但澳很難“脫離”中國。彭博經濟學家麥金泰爾說,若同時失去最大顧客和最大供應商——中國,將對澳形成無法估量的沖擊。

杰拉爾頓鎮漁民合作社的拉特表示,當地船主正等待龍蝦市場重新穩定,好讓船長和水手們再次出海、卡車司機和包裝工們得以復工。但他冷靜豁達,“與中國民眾正經歷的相比,我們所有的顧慮和面臨的問題都顯得微不足道。”

比利亚雷亚尔2019阵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