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文化 > 星島詩苑 > 正文

青蛙不是蛤蟆

核心提示: 庚子之春,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大地。在這樣嚴峻的時刻,詩人是不是該有所表達?

等待抗疫勝利的喜訊 | 窈窕樓主

庚子之春,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大地。在這樣嚴峻的時刻,詩人是不是該有所表達?

福樓拜說,創作者必須摒棄整個世界,以蟹居于作品之中。他本人也是踐行此道的。他贊許放棄人世的姿態,以便更好地投入到“作品的玩石”之中。

創作者必須摒棄整個世界,以蟹居于作品之中。

微信圖片_20200229171546

福樓拜

朱利安·班比在《知識分子的背叛》中指出:“知識分子的作用不是去改變世界,而是忠實于理想,我以為這對于人類的道德是必要的(對于人類的審美,更是如此)。”如果這樣的說法成立的話,那么我們要忠實的“理想”是什么呢?在災難到來的時候,我們又要忠實于怎樣的理想呢?讀者不妨從吳再近期的創作中得到感悟。

“一旦你開始寫作,不管你愿意不愿意,你已經介入了。”——薩特《什么是文學?》

薩特強調作家要介入生活,文學要介入生活。我想,他所說的“作家”也正是基于知識分子這一角色的定位。在各種特定的時刻和環境中,作家介入生活是必要的,因為一個作家無論如何都是作為一個社會人而存在的。正如薩特所言:“作家處在的具體環境,就是我們所生活的這個時代,他寫的每一句話都要引起反應,連他的沉默也是如此。”

微信圖片_20200229171618

詩人吳再(攝于疫情時期的香蜜公園)

吳再極其清醒地認識到了一個作家必須認真地對待自己的創作,他說:“我不愿為自己寫出來的詩歌感到羞愧,也絕不愿意說自己無病呻吟。”

微信圖片_20200229171621

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之后,幾乎在極短的時間內,在這詩歌的國度產生了大量的與此有關的詩歌。我們不禁要問:災難之下,何為詩歌?吳再輕輕一笑:他寫他的,我寫我的。

微信圖片_20200229171649

真正的詩歌,……其偉大在于重新找到、重新把握現實。

有一些人不知疲倦地以詩歌的面目出現在各種生活場景中,以為他們的到場就是完成了一項不朽的業績。這些詩歌留下什么?是口水,是口號,還是陳詞濫調?當然,吳再是嚴肅地對待這種類型的詩歌寫作的,他的急就章顯示的是個人才華。當這種書寫成為文學真正的內在要求時,我們將會看到一批杰作出現。據不完全統計,吳再涉及到“新冠疫情”的詩歌已經突破100首。只是,不曉得這位勤奮的詩人何時結集出版關于全民抗疫的詩集?這本詩集一定具有很高的收藏價值與紀念意義。

微信圖片_20200229171655

博爾赫斯在《詩藝》中寫道:

“ 要看到在日子或年份里有著人類往日與歲月的一個象征,要把歲月的侮辱改造成一曲音樂,一聲細語和一個象征。 要在死亡中看到夢境,在日落中看到痛苦的黃金,這就是詩它不朽又貧窮,詩歌循環往復,就像那黎明和日落。”

作為詩人,吳再強調必須忠實于自己的真實感受,無限紛繁的世界將在他的生命中沉淀、分化、積累、激蕩、發酵,直至重現顯現、升華,凝固為他生命中的“一曲音樂,一聲細語和一個象征”,通過對歲月萃取的改造來成就詩、完成詩。

微信圖片_20200229171357

青蛙不是蛤蟆

 

青蛙叫了一整夜

這是二月

這是都市

我側耳,確認

這是青蛙,不是蛤蟆

蛤蟆的聲音比較難聽

 

蛤蟆會在那里不知疲倦地議論天鵝

議論天鵝的三圍

議論天鵝性感的嘴

議論哪只天鵝與哪只天鵝偷偷好上

說到這里

有些蛤蟆極為沮喪,有些略表憤怒

 

田雞不是雞

田雞就是青蛙

青蛙喜歡沒完沒了地叫

叫春天,叫夏天,叫秋天

叫耕牛,叫耒耜,叫沃壤

青蛙叫得歡,豐年有希望

 

青蛙不是蛤蟆

人一走近,叫聲就小了

甚至戛然而止

我不清楚青蛙何以進入小區

但我知道

這是它們最初的家園


(詩/吳再  攝影/曾棒)

比利亚雷亚尔2019阵容